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Edmund | 19 June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人生,如同飲一杯茶,喝到無色無味的時候,便將歲月過得單薄、清新!

路遙,這位深邃的老人,總讓我覺得他是古代的神仙隱士,若倦客一般,對世間紅塵讀的通透徹底,在飄逸閒適的自我境界裏,拈筆潑墨,肆意揮灑人間情暖,隱隱約約地散發出世間愛恨情仇、追名逐利的餘味……

路遙的《人生》,我看到的似乎是家鄉的故事,“是這”、“旮僦”、“怎呀”,這是家鄉的口語。一個貧窮的孩子要想比別人強,他不但要早飛,而且要拼命和努力!八十年代,高加林高中畢業,到縣裏教書,被高明樓的兒子擠下來,然後和劉立本的女兒劉巧珍戀愛。他去縣城賣饃,那種不好意思,怕碰見熟人,後來坦然接受自己“文不上,武不下”的農民生活,這讓我想到我的那些上大專的男生同學,他們以後的生活是怎樣的呢?

去城裏掏糞,和李克南的母親吵起來,他特受委屈,為什麼自己有才華,卻要被束縛在山裏,他不甘。命運就在這裏,給他一個機會。他當兵的叔叔調到當地勞動局了,他被任命為通訊幹事,成為國家幹部。和黃亞萍談天說地,但是男人的自尊和佔有欲,讓他感到他還是喜歡巧真。巧真那份善良、溫柔、無私、體貼、舒服的愛與黃亞萍的自私、公主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終於他受不了黃亞萍了。但是黃亞萍有廣播臺,有家庭背景,有身份,有地位,可以給他的夢想一個平臺,能拿出手,所以他和巧真斷了。巧真難受,想到死,但是她看到那些山裏的記憶,就捨不得死了。她嫁給了馬拴,理由很簡單,他對她好。

然而,命運總是出奇不意的和人開玩笑。李克南的媽媽把高加林揭發了,他又要成為農民了。一切都是泡影了。他落魄的回到高家莊,村民都是安慰他,村裏也挺好的,踏實。當時我也感動了。我以為巧真會和馬拴離婚,或者和高加林搞婚外情,但是巧真說:“我已經傷心過了,不能再傷害馬拴了!”她去求馬拴和高明樓,讓高加林再當老師吧,然後故事在景物描寫後,結束了。但是我看到了未來,高加林通過努力,轉正,真正的在大城市裏紮根。娶到了和自己配對的女孩兒。

我看了一半電影,感到電影簡單的幾個場面就把好多文字概括了,但是人物的心理活動,書裏表達的淋漓盡致。文字裏的感情,電影是無法表達的,不清楚的畫面,空洞的表演,我感到很假,而書裏的內容,仿佛是作者的親身經歷一樣清晰。

大學期間的初戀,我很懷念,但是這只是一種經歷。和許多人,許多故事一樣,一段感情過去了,只留下經驗,不會因為我的不舍和懷念,而回來。我的暗戀,沒有帶給我什麼,那時對愛情的渴望僅在自己的遐想裏。我的初戀,讓我經歷了第一次戀愛的感覺,還有責任,相愛,快樂,痛苦,幸福。我最後的幸福可能不是這個人,但這些就是一種經歷,。《人生》給我的振憾,是一種樸實但沉甸甸的醒悟。愛情不是這個世界上最實質的東西,但卻是最珍貴的。

人生,其實無非是矛盾與選擇的綜合體,無關對錯,僅僅在於我們能否有勇氣在矛盾中作出選擇並勇敢承擔一切後果。

或許,在《人生》的殿堂裏,更多的人看到的是我看到的但沒有說出來的,理想與現實存在著衝突和差距,人生的路有很長,但關鍵時刻就那麼幾步,尤其是年輕的時候。Murder appeal in handbag case dismissed Woman before removing Disclosure announce Auckland show Rebels sign Moylan can't understand NRL ruling Flanagan wants ex-Tigers focused on Sharks 時間是最好的良藥 Inglis smells Storm spirit at Souths Roosters gave me title shot: O'Donnell New Zealand ready for the game